甜咧.

啊啊啊啊啊超级期待啊!!!吹爆太太们!!!

莉莉@佣空同人合志了解一下:

【佣空】《我心之形》

预售还有5天结束

因为最近的事情所以某宝提前下架,有意购买请联系qq:963002546
支持微信支付宝
已经在某宝购入的小伙伴不用退款,发货日期仍然定在12月25日  
从上海发货,近的大概一两天,远一点的三天    目前销量已达316,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猛男落泪

另外就是有点怀念和老师们刚认识的那天,那时候大家都有些腼腆,不像现在

你们他🐴的给老子交稿,一个都别想跑

⭐从转发+评论中抽取1名幸运儿送本体⭐

但请你不要私信我说“给你50你抽我”这种匪夷所思的b话,小老弟你这点钱让我很难办

从8月28日的开始策划,到今天离预售结束还有5天,我们一共经过了94天,23位参与人员最后的质量简直让我这个老母亲泪目    
其中最感谢的还是启时,认识这么久虽然喜欢损我,但是每次游戏上椅子都会来救我,帮抗刀帮挡枪,是我大哥没错了

《国王游戏》的条漫也是异常认真地创作,而且是完成速度最快的画手

不行了我好爱他!!!(但他还是谢广坤

🌙《我心之形》最终的页数是   304页🌙

其中包含

@茶可夫斯基 《纸飞机》

@善待傻瓜好吗 《向死而生》

@冬眠土拔鼠如是说 《不死狼》

@Mr.tire想喝马黛茶 《异常者》

@冬年 《灰烬之下》

@伊芙零 《以爱之名》

@長谷川弥生 《银色子弹》

Ada《光明堂》

Ada《玫瑰园》

共9篇文章,合计约13w字

图包含

@慌的一批    三张《不死狼》配图  一张自创

@修竹老爷    两张《不死狼》配图  两张《纸飞机》配图     一张修改   一张封面

@启时TIME    两张《玫瑰园》配图   《国王游戏》条漫   裁剪后为四张

@蓮蓮蓮十 白枕    二人合作  两张 《灰烬之下》配图   两张自创

@イケメン(ST)          一张《向死而生》配图    一张自创

@风从远东来      两张《以爱之名》配图

@原核生物KNEAZLE      两张《异常者》配图   一张自创

@o忍忍o      一张自创  一张条漫   一张合影

@TO1.      两张自创   一张合影

@what if      一张《光明堂》配图  一张《向死而生》配图

@碳烤瓶子     四张条漫

@子吟      两张《银色子弹》配图   两张自创

@劣种基因      六张条漫

@明没零      两张《光明堂》配图

@喝麦片的麦兜      一张自创   由启时修改

❤我爱死他们了❤

最后送上森久《不死狼》片段

图为此段配图

      
森久   《不死狼》

炮弹来的时候谁也没有意料到,青色的草原一瞬间变得比当地的丝巾还要绚烂,玛尔塔醒来的时候看到帐篷之外的满目火光,就像草原上开满了巨大的花。她的狼焦急地在帐篷外来来回回地狂奔,叼着她的裤腿要往避难所逃。她看见吟游诗人叹着气卷起他们的羊皮纸垂头丧气地跟着避难的人群跑,所有的歌都戛然而止,玛尔塔莫名地感到悲哀油然而起——毕竟战争与诗与歌都毫无关系。

所有人挤在地下室中不去看遥远之处的轰炸,连上的表情褪去了惊惧和恐慌,仿佛业已经历过很多次相似的事,乐师们重新掏出手风琴吱吱呀呀地拉响沙哑的民谣。村长说侵略和战争无穷无尽,他们误以为轻而易举就可以给我们带来灭亡和毁灭,可每一次他们只带给我们更强大的新生。我们业已习惯伤痛习惯死亡习惯反抗,佝偻着背的老人微微笑起来,我们是不死的,灵魂亦无法被征服。我们是不死的。我是不死的,玛尔塔。她想起奈布曾经也这么说到。

“可是为什么这么突然?”

“他们并不需要理由,也许只是我们使他们的偷猎者无法归家。”

一个母亲怀抱里的婴儿还在咯咯地笑,拼命从怀中要挤出去,朝着草原伸出稚嫩的手奶声奶气地喊:“妈妈,快看好多好多太阳!”于是人群转头去看草原,没有虎豹没有了鹿奔跑,苍鹰终于还是茫然地盘旋在火光之上,牛羊全都奔逃,只有金黄色翻滚得像巨浪像风滚草像闪电落下,灾难如此华丽,满地璀璨的太阳没完没了,狼站在他们头顶不休不止地啸叫,所有人都听见万灵的哭泣变成群山间的回响。

玛尔塔选择加入战斗,村长三番五次地试图阻止她。孩子,你不必这么做。而玛尔塔摇摇头仍旧装枪,狼一次又一次冲过来撞落她手上所有的武器。

“你也不想让我去,萨贝达?”

狼点点头,把滚了一地的子弹叼跑,她忍不住笑起来去追他,抱住一身黑灰色狼毫的时候摔倒在草丛深处,躲在那里的飞虫旋即逃跑,蝴蝶从焦黑色的土壤中哗然升起一条银河似的绚烂颜色。玛尔塔想把狼举起来,可他还是太重,又露出一副不高兴的神态,那枚戒指硌在他的下巴上。

“你是三岁的小孩子吗?我是个军人——我不知道我有什么理由不参战,不为你而战。”

她索性躺下了,不再试图从狼爪子底下挣扎起来,任由阳光倾落在她的身上。整个世界都静着,炮弹的轰炸业已停息,于是风还是一如既往地很和煦地来,带着些温热的味道也不知是因为火药还是因为太阳。狼还是很固执地按着她手间的茧,低声从喉咙里滚出来沉重的低吼。她不禁想象起如果是奈布·萨贝达这么做的话会是怎样可爱的样子,拽住她的手腕时就从飒爽的老兵退化成了贪婪的幼童,满眼里的生气都写着“我的”或是“别去”。别走,玛尔塔。我不想让你变得和我一样。她看见村庄烟囱里飘出薄雾升腾在狼背后的天空里,就好像奈布的魂灵从猛兽身上剥离出来,蔚蓝色变成他的眼睛,云变成他的脸颊,要伸出手来拥抱她。别去,玛尔塔。

但她还是会去的,无论伤痛无论惊惧无论是否是难回一往。狼钻进她的怀里,他们一起看着村庄变成人来人往的潮汐,老人们在那里为青年人熬制膏药,在明天他们就会发起反击,乱发当风,不会退后。她知道他们之间会有人死去的,就在那些古老的号角、皮鼓、风笛的嘈杂声中死去,他们幼年时这些声音就伴着烟花响在祭典上,而明天又将还童,炮火成为他们的烟花。她知道这群青年人业已做好了准备,幽灵也不必惊动神佛带他们回家。可是这里依旧神秘而又美丽,像战争丝毫未将它打扰,也不会将它征服。她看向远处缓缓下落的夕阳,头顶上漂浮着三角形的星座,褐色的眼睛那么明亮,仿佛已经知道这是它们最后一次能够见到光。

黎明降临的时候他们便发起了反击,平原上两片人流忽然汇聚在一起,前线便翻起血雨腥风,像地毯一样铺展开来。而玛尔塔就是这条长毯上的一个小黑斑,身边的狼也穿上了人们为他缝制的战袍紧紧跟在她的身边向前狂奔,她这么多天来第一次看见狼眼里的凶光毕露和犬齿厮磨。枪声、刀剑碰撞、炮火流星一般地划过天际掉进人群里爆炸,耳畔尽是哀鸣和嘶吼:战斗——战斗——我们终将不死——狼向前啃咬敌人的脚踝,从那里撕裂下一片剥离白骨的血肉,而他夜晚才曾将唇齿埋进她的长发,嗅他放在那里的花香。

战争让温柔的人变得残酷,让勇敢的人变得懦弱,让青年人老去又让老人还童,让未亡人死去又让亡者永生。玛尔塔一次又一次地开枪,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曾经的战场上,后背是奈布·萨贝达的影子——他那时从不离开,他们永远相互交换后背的安全。她看见狼腾空跃起扑向一个敌人,而那人手里的枪却突然弹出刀来。玛尔塔冲上去拽下狼,感觉到什么锋利的东西划过自己的眼睑。她看见血的飞舞,看见太阳的旋转,然后什么也再看不见了。

“奈布·萨贝达!”

玛尔塔在突然向她袭来的黑暗中不知道朝什么方向伸出手去,喊奈布的名字。人群推搡开她失去辨别感的身躯把她推进刀与枪的漩涡里,她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触碰不到,世界就不过是一片虚空,她坠在里面眼睛还是生痛的,不知道将要掉落向何方。你在哪里?萨贝达?你在哪里?我现在如此不堪也许不能再让你称呼我为队长。可你在哪里?那群青年人里吗?那些吼叫里有你的声音吗?我该继续向前战斗——不论我是否伤痛,正如你,正如我,正如所有的不死者。而狼低嚎着奔跑过来,滚烫的狼爪按在了她的手心里,她于是很安心地在混乱中笑起来,仿佛是奈布·萨贝达牵住了她的手腕,有脉搏在扑通扑通地跳,像是鲜活的心脏。

这篇文简直让我半夜失眠

少女和她的少年变成少女和她的狼,而那狼是他吗?是奈布·萨贝达吗?玛尔塔不知道,只在炮火的最中央想,她有足够多的执念足够多的军旅生涯,理应死了以后也变成狼。她永远思念奈布·萨贝达。

非常、非常震撼的一篇文,而我无法对它做出让自己满意的评价。最后的最后,我对于《我心之形》、对佣空的感慨,就用《不死狼》的结尾描述好了

我来,我亡去,但我们都不曾被征服。我们是不死的,正如你,正如我,正如你我曾经的深爱将会永生,变成星河变成诗歌,不用跨过六尺的阴阳相隔。

⭐有意购买请联系qq:963002546⭐

🌙12月25日发货后收到我想看见大家的评论     Tag为    我心之形    🌙

❤谢谢❤